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

第八十三章 开坛(上)

崔走召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文叔确实喝多了,舌头直打转儿,说话都说不利索了,非要给我俩展示下他那失传已久的《一剪梅》。

????我和老易无奈的听着那从文叔嘴里飘出来的‘雪花飘飘北风萧萧,天地一片、流氓。’都没有了言语,我心想俗话说的好,酒品不好,人品自然不好,这话说的还真对,这个老流氓。

????不知不觉中,现在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,我们喝了已经快五个小时了,一箱啤酒外加两瓶白酒差不多都被消灭,我心中有数,我喝了四瓶,真是我的量,还能保持清醒,老易有点儿不行了,这老小子傻实惠,不懂得酒桌上的门道,提酒就干。

????好在他心中也有数,知道自己不行了,借着去卫生间的时候就扣了嗓子眼儿,把那些没来得及消化的酒全吐了出来。

????结果是只有文叔这老家伙喝了个够本儿,眼见他坐都坐不稳了,我心中一阵得意,这正是哥们儿我要的效果。

????于是我就跟他说:“文叔啊,今天咱们也差不多了吧,我扶您回去躺会儿吧。”

????文叔听完我的话后,用力的摆了摆手,口舌不清的说:“干啥啊?还,还没喝够呢,接,接着喝!我告诉你俩,今,今天都得喝好袄,谁要喝不痛快我跟谁急!”

????说完他又拿起了啤酒,咕咚咚的往杯里倒,结果都倒在了桌子上,看来他喝的真是差不多了,都开始自己抢酒喝了。

????于是我起身把他掺起,然后对他说:“好好好,文叔啊,酒没了,我俩这就去买去,我先扶您到床上躺会儿袄。”

????他咋咋呼呼的嚷嚷着:“快点儿啊等你俩呢。”

????我把他扶到了屋里安顿他躺在床上,把他的鞋给脱了,他一沾床便自己抓起被子盖上了,嘴里叨咕着一些我听不清的酒话,我也没听清他说的是啥,反正就听见了他的那句口头禅。‘日有纷纷梦,神魂预吉凶,庄生虚幻蝶,吕望兆飞熊。八百······’

????之后就听不清了,我寻思着,八百什么呢?八百八十块一张假符么?这老神棍,都醉成这样了,还想着骗人。

????我见他已经睡着,便轻手轻脚的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了仓库的钥匙,然后走了出去,老易望着我问:“睡着了么?”

????我点了点头,从后腰抽出了那把铜钱剑,和老易说:“走吧,时间很充裕,足够咱俩准备了。”

????老易拿起随身的背包,我从门后拿了那瓶处男尿,两人悄悄的走出了店门,我打开了仓库,摸到了灯的开关,四十瓦昏黄的灯光映亮了仓库,类似我高中时的画室那么大,里面摆满了各种货物,从纸牛纸马到假符,大晚上的,看着那屋子里穿蓝衣服的纸人的表情,确实有些渗人,皮笑肉不笑的。

????我俩进入了仓库中,我反手把铁门给拉了下来,接着吧里面那张落满灰尘的供桌挪了出来,然后翻出了几个大腕和一个香炉摆在了上面,老易从包里拿出了一塑料瓶的鸡血,这是他上市场买来的,挺方便,还有一塑料袋儿的糯米,把糯米和鸡血各倒在两个大碗中,然后他问我要朱砂。

????我便用碗从墙角的一个袋子里舀出了一碗通红的粉末,老易跟我说,把朱砂和鸡血搅和在一起,要搅拌均匀,我就照着他说的做了。

????要说起朱砂,这可是个好东西。《抱朴子·黄白》中有记载:“朱砂为金,服之升仙者上士也。”自古朱砂就被人们认为是制作仙丹的材料,于是古代的那些皇上们一天天闲的没事儿做,妄想着长生不老,就雇请了一帮老道,成天好吃好喝的供着,专门为他们炼制仙丹,可是他们不知道,这朱砂虽然有药用价值,但是它的毒性也是十分之巨大的。有挺多的皇帝都是被这玩意儿给害死的,就像雍正爷,野史记载,他就是被这种朱砂制成的丹药给药翻的。

????不过这东西在道家做法上确实有用,朱砂属阳性,似烈火,取熊熊燃烧之含义,如果运用得当,还可以帮助人增旺火气。而且是画符最常见的颜料,实乃阴阳先生必备之物。

????我用一根小棍儿,把朱砂和鸡血调成了粘稠状,小心的递给了老易,老易在香炉上插了五只长寿香,然后香炉之后摆了一碗糯米,一碗朱砂,还有一碗朱砂鸡血混合的液体。

????接着他又从包里拿出了两个扎好的小草人儿,看来他这一天没少忙活,还特意的跑了一趟中药铺,买了干艾蒿,扎的草人有模有样。

????我把那个小纸包从裤兜里掏了出来,小心的打开,把那两根头递给了他。他把那两根头埋进草人的体内,然后把草人放在了桌子上。

????做好这一切后,他对我说:“咱先开眼吧。”

????一提开眼我就楞了,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了呢?这真是越忙就越出差错,昨天的我光想着怎么要怎么对付那死替身草人,竟然只画了六张我的老三样,却把我那能开启冥途的‘丁酉文公开路符’给忘了。

????老易见我这副模样,就问我:“忘了画符了?”

????我焦急的点了点头,还好我们的民间科学家有办法,他跟我说:“没关系,我有办法。”

????于是他拿出了他的那盏‘二十四周通明灯’,点着了以后先给自己开了眼,然后又走到我面前,叫我心无杂念啥都别想。

????他用手指沾了沾灯油点在了我的额头之上,然后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,过了一会儿后,他轻喝一声:“开!”

????大功告成,他和我说,这能帮我短暂的开启冥途,效力大概能维持三个时辰。我粗略的算了下,大概到凌晨四点左右,应该够了。

????一切作罢,他便将小蓝灯放在了桌子之上,准备开坛,他告诉我站在后面静静的看就行,千万不要言语。

????我点了点头,他便走到了供桌之后,先点着了那五根长寿香,然后只见他左手握拳平举到胸口,右手结剑指放于左手之后。这个造型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,貌似这就是奇门之术的专用手势吧。

????只见他庄严的念道:“三奇得使诚堪使,六甲遇之非小补。乙逢犬马丙鼠猴,六丁玉女骑龙虎。诸邪当道人道苦,逐战经年苦未休。偶梦天神授符诀,登坛致祭谨虔修。三清在上,弟子玉清门人易欣星以及上清门人崔作非,因除妖乏力,特请祖师赐予神力开得三清坛,临兵斗者,皆阵列前行!”

????然后他对我说:“快,诚心念出你的口诀。”

????我不敢耽搁,便上前一步来到桌子前,右手结剑指,念道:“急急如律令!”

????易欣星听我念罢口诀后,便用手指抓了几粒糯米,然后在那个混以朱砂鸡血的大碗里涮了涮,又抓着那几粒粘有朱砂血的米在长寿香上饶了三圈,然后快的弹到了那两个小草人身上。

????一切作罢,他又结了手势,然后庄严的喝了一声:“开!”

????只见那桌子上的两个小草人,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。

????竟然看的我有些傻眼了,够邪乎的。

????老易见那两小草人已经立了起来后,便和我说:“成啦,按你师父所说,现在只剩下等丑时一到,那‘七死敛命’的替身便会被这两个小草人给引到这儿来啦,对了,咱们是不是得想个什么计划啊。”

????我想着,想个球计划,到时候那东西一来,直接一塑料瓶尿就往它脑瓜子上招呼。可是要知道这可是关系到那两个人的生命,我也不敢托大,于是我就问他:“老易,你有没有什么好点子?”

????老易和我说:“要不然你躲在门旁边,等它一来你就偷袭它?”

????天!这个民间科学家难道是猪脑子么?

????我又好气又好笑的对他说:“你怎么知道它就一定会从门进来呢?要知道咱俩的土法对它都一点用没有,也不知道它能从哪个方向杀进来。对了,你这玩意有没有什么忌讳?”

????老易和我说:“你说的也是···要说到忌讳嘛···三清坛的替身如果从供桌上掉落的话,或者那五只香烧没了,这法就破了,那‘七死敛魂’就会再次转头而去那大楼,所以等会儿千万要守住这张桌子,而且要看紧香,如果要烧完了,就要及时更换。”

????我懂了,就是我倒下也不能让这俩草人倒下。虽然我已经和张雅欣打过招呼了,她俩也不会这么晚出现在袁氏总部,可是如果今晚不收拾掉那东西的话,后患无穷,要知道那东西的背后,极有可能是一个比我俩要强上好几倍的懂法之人。

????于是我点了点头,右手握着沉甸甸的铜钱剑,左手提着同样沉甸甸的童子尿。望着那桌子上徐徐的青烟,心中想道:今晚就是断胳膊断腿,我也要死死的保护你。他大爷的,来吧。

????接下来的时间,我和老易都没有了什么言语,各自坐在一边心里想着自己要保护的人,一边养神准备这场恶仗的到来。

????几个小时后,两点五十五分,我和老易便站了起来,在供桌旁边背靠背的站着,准备迎接随时到来的危险,老易刚才也从包里掏出了一小瓶尿,比我这百事可乐的瓶子要小上一圈儿,我望着他那瓶,又看了我这瓶,心里想着,看来这家伙这两天上火。

????我的手机三点的时候,闹钟准时响了,我马上关掉闹钟,然后提起十二分的戒备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四周还是出奇的安静。只有那仓库古旧的灯泡不时出滋滋的声音。

????已经三点零五了,还是没有什么状况,老易问我:“怎么回事儿··我记得那东西好像是很准时的啊。”

????我刚想回答他,忽然觉得脖颈子上一凉,好像有什么液体滴在了上面。好像是棚顶漏水的感觉,可要知道这是一楼的仓库,怎么可能漏水!

????我全身马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!条件反射般的抬头一看。

????来了!!他大爷的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