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九百一十章 青出于蓝

团子123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苏谨言抱着两个孩子,若不是还顾及着孩子,估计当场便要翻脸。

????他参加宫宴也不是第一次了。虽然前几年每次回京一趟,那些大姑娘小姑娘们总爱丢两次手绢。便是家中那片桃林都有人偷摸着进去,然后各种丢东西。这些把戏,从他开始执掌大军以来,便见多了。

????之前才刚透露他成年该求亲了时,哪家不是避他如蛇蝎。便是有些姑娘看上了他面容,却又纠结于他被老侯爷带走,在京中失了势,而委婉推辞。慢慢的他便被耽搁了。饶是后来他得了势,甚至拿了军中大权,各种想要与他结亲的人不少,他却都失了兴致。

????这也导致后来,他极其讨厌那些往他跟前凑,往他周围丢手绢的把戏。未曾遇见莫青叶前,他几乎是见一个踹一个,怜香惜玉什么的,在他眼里没有香没有玉,那还惜什么惜。估计是许多人见得他现在脾气温和,极少动手忘了他本性。竟是又开始这等把戏了。

????“国公爷,孩子便给宫人带去吧。今儿先皇寿诞,想来圣上也是想要高兴高兴。大家便多喝些。”有几个份位有些低下的妃嫔正跟着众位夫人过来。瞧准了苏谨言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落了她们面子,这才出了声。

????那些恰好走进的诰命,眉头轻蹙。

????谁不是在后院厮杀出来的,这等踩着她们的名头行事,谁乐意!若不是忌惮三皇子和萧贵妃那小气的性子,只怕当场就要拉下脸来。

????莫青叶伴在苏谨言身边,身后便是一众命妇。那些大臣走在前头,隐隐听到了什么,却都不愿夹在祭司和三皇子之间,不敢做出选择。只闷着头当听不见。

????“不要。臭!”众人正有些僵持,那几位嫔妃也有些面色难堪。便听得莫青叶怀中的昕哥儿轻轻脆脆的嗓子喊了一句。

????几乎是话语刚落的同时,汤圆和元宵便从他爹怀里直起个小身子,捏着小拳头,微微张开。然后在众人眼前,秀气的眉毛直接皱起。眼睁睁看着那对面容极其精致的双胞胎,一脸的嫌弃看着那几个宫人。仿佛看着啥污秽不堪之物。

????还松了拳头,捂了捂鼻子。大眼睛似乎都有些不忍直视了。连个吱吱呀呀的声音都懒得发出。

????倒是昕哥儿成了她们的代言人,认认真真看了那俩人半响,才点着小脑袋,一本正经的翻译“臭臭,你们臭臭。”看着那俩宫人。一身脂粉气,一脸浓妆。估计亲一口能啃一嘴的面粉。

????昕哥儿说话早,一岁半的孩子几乎能说不少长句子,而且还有了自己的喜好。

????滕王爷见得那小小巧巧的一团竟是那般伶俐,不由眼睛亮了亮。连他自己也说不出,为什么会生出这种自豪又莫名的情绪来。但他自己倒是明白,这孩子看着很是温顺有礼,只怕那次,便是女儿.....便是秦芷荷故意冤枉了他。

????也不知为何她竟是会同一个孩子过不去。滕王爷心里闪了闪,倒也没过心。

????“他们,不喜欢,臭臭,臭!走,走开!”昕哥儿默默当起了翻译,顺带还小手一抬,直接朝那两个靠近苏谨言的宫人指去。苏谨言怀里俩包子适时的点着小脑瓜子。

????众人都惊呆了,一时之间似乎想不到竟是三孩子闹起来了。便是那两个宫人都被羞红了脸,脸蛋通红,浑身僵硬。

????“奴,奴婢逾越了。”一个看着稍微伶俐些的宫人拉了把旁边的宫女,才低着脑袋似乎有些怯弱。

????倒是那俩妃嫔一脸的尴尬,当时这提议可是她们提出的,此时却被三个孩子打了脸。到底有些下不来台。

????江老夫人从人群中走出来,身后跟着大公主和驸马,端的是好一派架子。“走吧,不愧有我江家血脉,没有辱没江家先祖。”老夫人倒是极其欣赏三个孩子。

????大公主看着莫青叶也微微点了点头。因着妙怀,大公主一家对于祭司倒是很有好感。

????“叫曾祖母。”莫青叶抱着昕哥儿道。自己也唤了一声“外祖母。”老太太很是喜欢她。

????每次看到她,都觉自己当年把女儿教的太过纵容软弱,竟是被人生生欺凌至死。她恨苏家,也恨顾家之女。但却从未出手过。苏谨言和苏黛有个软弱的母亲,却不能有个亲手害死父族的外家。但如今,两个孩子争气,却能做她们当年不敢做之事了。

????饶是老太太自己,也未曾想过,苏谨言竟是能成长到如此地步。国公爷,大周最为年轻的国公爷啊。

????昕哥儿高高兴兴的叫了曾祖母,两个包子也咧着没牙的嘴吱吱呀呀乐呵的很。

????苏谨言这才散了浑身戾气。他的耐性,从来就不在莫青叶几人以外。

????两个嫔妃也不知是羞于见人还是怎么,竟是直接退了出去,倒是苏谨言和莫青叶直接进入了大殿。

????方才殿外之事许多人已经见过了,见他们进来,倒是都扫了眼那三个小豆丁。便是如今还年幼,也能看出几个孩子的伶俐与聪慧。

????莫青叶家两人便不说了,爹娘本就不凡,让人想不到的是,那不过一岁半的孩子竟是能有这等心思。这就让人有些吃惊了。这样的孩子,父母该怎样才会舍弃他,让他终身归于国师府啊。

????不少人都朝蒙面的婀娜身影看了去,沐元香眼里毫无波澜。甚至未曾激起一丝涟漪。

????倒是滕王爷不知为何,看着沐元香的眼神有些谴责。似户在谴责她竟是舍得把这般聪慧的孩子推了出去。眼神有不解,有可惜。

????那眼神,对于沐元香来说,却犹如针刺一般。

????谁都有资格,唯独,他不配!

????皇帝回了寝殿沐浴更衣才过来,待他过来时,已经有暗卫把大殿门前之事禀报了他。

????皇帝也只眼神闪了闪,没做什么表情。反倒是对于莫青叶家几个孩子有些好奇了。汤圆很聪明,这是他早就见识过的,却不想她随意认得一门干亲,竟是也不同于常人。

????皇帝进大殿时便多扫了眼昕哥儿,昕哥儿少见的迷瞪着眼睛,皇帝微微一怔。脚步都停滞了半分。

????众人未曾发觉,倒是童公公也回头多看了一眼。

????宫门外已经燃起了烟火,众位大臣此时却是真的放松了下来。劳累了一天,竟是觉得宫宴也不是那般无聊了。